學者•學生

毛新平院士:成功其實很簡單

發布者: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19-06-19浏覽次數:2048

記者 陳孖川


    “我只穿白色襯衣,這樣就不會爲每天穿什麽衣服浪費時間。”中國工程院院士、我校高性能鋼鐵材料及其應用湖北省協同創新中心主任毛新平,穿衣風格簡單的讓人吃驚。
    30歲擔任國家重點工程的總設計師,37歲當上廣州珠江鋼鐵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46歲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創新獎,49歲獲首屆全國工程師獎,50歲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成功對他來說似乎也很簡單?


“有人說你不行,不要爭,做好自己的事”
    前不久,由毛新平團隊設計,利用薄板坯連鑄連軋工藝生産的汽車用先進高強鋼,在包括宇通客車等多家車廠裝車使用。
    爲了這一刻,毛新平花了六年。
    2013年,毛新平從廣州回到武漢,擔任武漢鋼鐵(集團)公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將來的汽車材料應具備高性能、低成本、生態化、綠色化四大特征。探索簡約高效的制造流程,研發低成本高性能鋼鐵材料,是未來創新發展的方向。”毛新平展望未來。
    根據這一發展趨勢,毛新平提出利用薄板坯連鑄連軋工藝生産汽車用先進高強鋼。
    “如果我們能將短流程制造技術與汽車車身輕量化技術相結合,采用薄板坯連鑄連軋工藝,有機整合傳統流程的連鑄、加熱、軋制等工序,一定能更加簡約高效、節能環保。”毛新平信心滿滿。
    “癡人說夢”很多人暗暗嘲笑。當時,利用薄板坯連鑄連軋工藝生産的薄規格熱軋板是“中低端貨”是行業共識,汽車用鋼則是“皇冠上的明珠”,兩者根本不可能相通。
    “有人說你不行,不要爭,做好自己的事。”毛新平鼓勵團隊成員。
    當時,很多技術難題,不要說是咱們國家,全世界也沒人做。毛新平坦言,失敗是常有的事。
    失敗了,怎麽辦?換個思路、換個方法,再來!
    毛新平積極的心態感染了團隊的成員,埋下頭、沉下心,一做就是三年。
    好不容易做出來了,“新鮮玩意兒”卻沒人敢用。毛新平找到北汽、廣汽、長安、長城、奇瑞等主機廠開展項目合作、認證。
    又是三年,認證的結果讓看笑話的人閉上了嘴,毛新平團隊生産的汽車用鋼相較于傳統技術,在同等安全品質下,更輕、更便宜、更環保。産品很快投入使用。
    目前,毛新平所在項目組已形成了熱成形鋼、雙相鋼、低合金高強鋼等系列産品批量生産能力,既實現了材料綠色化生産,又充分發揮了高性能材料在車身輕量化中的作用,開辟了生態化高性能汽車用鋼的全新技術領域,應用潛力巨大。

“選好方向,接下來,就是堅持”
    1989年,毛新平從武漢鋼鐵學院(我校前身)畢業,分配至原冶金工業部武漢鋼鐵設計研究總院軋鋼室工作。1990年,武漢鋼鐵設計研究總院承擔國家重點工程、我國第一個薄板坯連鑄連軋工程——廣州珠鋼一期工程的設計工作。
    從此,毛新平就以薄板坯連鑄連軋作爲研究方向,一頭“紮入”,深耕近三十年。
    傳統煉鋼工藝中,鑄鋼後形成的900攝氏度鋼坯需降至室溫,運輸至軋鋼機組後再加熱到1200攝氏度才能軋制,中間巨大能量損耗可想而知。
    連鑄連軋,薄板坯鑄完即可直接軋制,既能大量減少運輸熱量損失,還能避免溫差變化導致鋼材性能減弱。
    技術理念雖好,可到底適用什麽工藝,能夠生産哪些産品,當時國內外都沒搞清楚。工程開始後,挫折不斷,許多人都轉行了。毛新平回憶,技術的困境,就如一把篩子,只有少數人留了下來,毛新平就是其中之一。
    “做科研,選好方向,接下來,就是堅持。”毛新平告誡自己,“放棄很容易,難的是堅持。”
    我國钛資源儲量約爲全球的46%,是钛資源最豐富的國家。”毛新平認定,相較于成本高昂的锂、釩等元素,研制薄板坯連鑄連軋工藝條件下的钛微合金化鋼,定能實現低成本高性能的目標。
    堅持終有回報。經過不斷試驗和調整,毛新平帶領的團隊終于成功研制出可批量生産的钛微合金化系列高強鋼和超高強鋼,且合金化成本僅爲傳統技術的四分之一。熱軋薄鋼板、高品質特殊鋼等工藝技術難關隨後也先後被攻克,填補了我國薄規格熱軋鋼板生産領域的技術空白,總體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毛新平也憑借在薄板坯連鑄連軋技術研究上的成就,三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2015年,50歲的他,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專業理想第一位,其他的,往後排”
    34歲時,珠鋼項目一期完成,毛新平成爲中冶南方副總工程師。2002年,廣州市政府引進人才,向社會公開選拔64個重要崗位的人才,年僅37歲的毛新平被聘爲珠江鋼鐵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
    當時很多人不理解他爲什麽要放棄央企的發展前途,到市屬企業工作。
    “專業理想!”毛新平說,“哪裏能夠實現我的專業理想,能夠讓我完成自己的專業研究,我就去哪。”他毫不諱言,如果單純追求個人的利益和享受,無論在業內或進入相關行業,他都有很多機會掙更多的錢,當更大的官。
    “專業理想第一位,其他的,往後排。”毛新平一心撲在自己的研究上。但只要能助力實現自己專業理想,毛新平並不介意擔任一些行政職務。
    “現在早已不是一個人就能包打天下的時代了。”每一項新工藝的突破,從設計到研發再到生産,每一步都凝聚了無數人的心血,需要在一個長時間段中完成各項資源的綜合調度、協調。
    中冶南方副總工程師、珠鋼總工程師、武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毛新平的職務一直在變,不變的是他對鋼鐵生産新工藝的探索。
    如今,這個毛新平爲之奮鬥的這個産業早已今非昔比。據統計,我國已擁有薄板坯連鑄連軋産線13條,産能3500萬噸,成爲世界上擁有産線最多、産能最大的國家。
    面對這些成績,毛新平認爲:“作爲一個占全球總産量一半的鋼鐵大國,中國離鋼鐵強國還有很大距離,探索鋼鐵生産低成本高性能的工藝永無止境,需要不斷創新。”

“該學學、該玩玩,死讀書可不行”
    1982年,毛新平考上了武漢鋼鐵學院,從小在武鋼長大的他,繼承了父親的事業,進入軋鋼專業學習,並一口氣讀完了本科和碩士。
    可在大學的毛新平卻有些“不務正業。”先是主動攬下文體委員的擔子,又積極參加各項球類運動,羽毛球、排球、籃球,他都會上場小試身手。
    和別人隨意玩玩不同,毛新平愛玩、也會玩。
    打排球時,他因爲身材不夠高大,就自己申請去當二傳手,每天琢磨球的方向、弧度、速度和落點,研究生時,率隊拿下武科大1987、1988年兩年的排球隊亞軍;參加武科大交際舞大賽,每天和舞伴一起琢磨舞步,最後也取得了不錯的名次。
    “通過運動,可以纾解壓力、放松身心。”畢業後,無論工作多忙,毛新平也不忘抽出一些時間,運動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前些年,愛打羽毛球;最近,開始學習打乒乓球。”出差時,毛新平總會在箱子中帶上一套泳衣,一天會議結束,跑跑步、遊泳放松,疲倦一掃而空。
    “他年紀小,又聰明,大家都很喜歡他。”現任職于武漢科技大學材料與冶金學院的趙剛教授與毛新平是研究生時的同學,“你別看他玩,考起試來,一點也不含糊。”
    “該學學,該玩玩,死讀書可不行”毛新平笑著說,打球時,專注比賽;走進教室,專注書本。
興趣是他最好的老師。讀研時,他跟著李虎興老師學數學模型,“看書時,覺得有趣就想學,學起來就特別快樂。”
   “讀書,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興趣,主動求知,才能學有所成。”毛新平告誡學生,“否則讀書都讀成了苦差事,多痛苦啊!”
    因爲學習成績好,每年,毛新平都能拿到武科大甲等獎學金。一個月15元的獎金,加上給低年級作輔導員的15元津貼,每個月,毛新平都能有30元的生活費。那時,學校食堂一個月夥食不過12.5元的飯票。大三以後,毛新平沒找家裏拿過生活費,提前實現了經濟獨立。
    “成功對我來說容易嗎?”毛新平笑著回答,“做一輩子自己感興趣的事,不僅容易,還快樂呢!”  




















返回原圖
/